<noframes id="lnhxp"><address id="lnhxp"><listing id="lnhxp"></listing></address>

    <address id="lnhxp"><listing id="lnhxp"><listing id="lnhxp"></listing></listing></address>

      <address id="lnhxp"><listing id="lnhxp"><menuitem id="lnhxp"></menuitem></listing></address>
      您現在的位置:?臺海網 >> 新聞中心 >> 娛樂 >> 體壇動態  >> 正文

      疫情下的世界足球日:2020,足球的意義被別樣詮釋

      www.xg2020xotu.icu 來源: 中國新聞網 用手持設備訪問
      二維碼

        12月9日是世界足球日。說實話,知道這個節日,還要源于幾天前其他部門同事的提醒。

        有十幾年看球經驗外加幾年體育記者經歷的我,將信將疑的在搜索框里打上這5個字,發現還真有……

      中超聯賽發布的世界足球日海報。

        資料上說,世界足球日是1978年聯合國為了紀念足球運動給人們帶來快樂而設立的。但平心而論,這個節日的存在感,還真不高。

        問了問幾位身邊的體育從業者和球迷,大部分人的反應和幾天前的我一樣:“啊?還有這個節日?”

        倒是商家們對于這個日子記得很清楚,不少汽車、電視、牛奶品牌在這一天借勢營銷(emmm…如果不是查資料,還真沒什么印象)。

        一個關于世界第一運動的節日,為啥存在感會這么低?

        仔細想了想,其實原因很簡單。對于球迷來說,有足球比賽的日子就是節日。比如,四年一屆的世界杯是最大的足球節日,往小了說,有比賽的足球周末也是節日。被這么多節日包圍,世界足球日難免會被忽略。

      北京時間2018年7月15日晚,世界杯決賽法國4:2戰勝克羅地亞,時隔20年再次捧起大力神杯。中新社記者 富田 攝

        小時候特別期待周末,除了因為比平時多了點玩的時間外,還有一大原因在于能看球,所以基本會在每個周六下午三點半前飛速把作業做完,為的就是能心無旁騖的觀看一場主隊的中超比賽。如果能去球場觀戰,那么快樂和期待還要再翻一倍。

        入了體育記者這行,看足球比賽倒是成了工作日常。即使是工作狀態下關注一場比賽,伴著生怕千余字備稿被猝不及防的轉折或者絕殺廢掉的忐忑,伴著比賽結束后就要立即出稿的壓力,也不會覺得有多抵觸或者厭煩,反倒樂在其中。

      世界杯賽場中的球迷。中新社記者 富田 攝

        歸根到底,足球是會帶給人快樂的,這也是聯合國設立世界足球日的初衷。

        但2020年,源自足球世界的快樂,被帶走了太多。

        兩周之前,馬拉多納的猝然離世,讓世界無數球迷陷入悲痛,“球王”帶給人們的快樂,就此塵封。

        沒有經歷過馬拉多納時代的年輕人,或許無法完全在那一刻感同身受,但看著那些馬拉多納馬賽克畫質的影像,也會不由眼眶微酸。白馬長槍飄如詩,所向披靡少年時。

        如果我是那個時代的親歷者,一定會迷上這位一半魔鬼、一半天使的足壇傳奇。我也更加理解,為何博卡青年與河床這對百年宿敵球隊間的球迷,會因為馬拉多納離世抱頭痛哭,無數阿根廷人在首都布宜諾斯艾利斯街頭自發悼念。

        這是足球的魅力,一位傳奇、一支球隊,可以成為一個國家的精神力量。

        當然,在這一年里帶走更多快樂的是疫情。周末約上好友踢一場球、去現場看主隊的比賽,這些以往再平常不過的事,因為一場突如其來的變故,變得不那么容易,甚至化作奢望。

        以前總覺得國內聯賽和歐洲五大聯賽的間歇期是最難熬的,但無論如何,二者之間總會互補,國內外聯賽錯落前行,一年到頭,不愁沒有比賽看。

        直至上半年,歐洲五大聯賽因為疫情緊急停賽,國內足球也被迫推遲,國際足壇陷入前所未有的比賽空窗期。

        球迷沒了比賽看,媒體也因為體育新聞一度斷崖式消減而愁容滿面。至于球隊和球員,經歷著前所未有的困難局面,減薪,停訓,無球可踢……

        記得在今年3月份采訪了一支位于武漢的足球隊,因為疫情防控,一些球員只能在家里獨自訓練,直到4月中旬,在熬完了長達79天的職業生涯最長“假期”后,球隊終于正式集結。

      資料圖:時隔79天,武漢三鎮隊再次全隊集結。武漢三鎮足球俱樂部供圖。

        這支球隊的海外梯隊,彼時的境地更加窘迫。遠在疫情形勢嚴峻的西班牙,百余名小球員、教練、工作人員進入距離巴塞羅那市區150公里的大山中隔離,因為疫情防控,踢球成了奢望。國內隔空掛念的球員家長們,不斷地刷新西班牙的新聞。

        初夏的北京,中超聯賽推遲之下已經備戰4個多月的北京國安,依舊在訓練著。在海外的主帥熱內西奧只能“云指揮”球隊。面對訓練場邊久未謀面的記者們,熱內西奧還特地進行了一番視頻通話。

        一幕幕超乎想象的情景,在2020年,真實出現在你我眼前。

      資料圖:北京國安的訓練課上,當時滯留在海外的熱內西奧完成了一次特殊采訪。卞立群 攝

        好在,那支時隔79天才集結的武漢球隊,今天下午將迎來沖甲的最后一道坎兒。滯留在海外的小球員們,熬到了5月中旬,終于平安回國,一些球員還進入一線隊,登上了職業聯賽舞臺。

        目前正在卡塔爾征戰亞冠聯賽的北京國安,躋身八強創下隊史最好成績。

        突破困難贏得勝利,這特殊的一年,足球的本質,正通過別樣方式得到了更深層次的詮釋。也正是這一年,讓人們體會到足球之于生活的價值——倏然之間,我們體會到了那些平日里的司空見慣和習以為常,此刻究竟有多珍貴。

        期待疫情早日結束,期待足球帶給人們的快樂能夠早日完整回歸。等到明年的世界足球日,希望周遭的一切,都會好起來。(來源:中新體壇微信  作者 卞立群)

      相關新聞
      中國體育樹立防疫辦賽模板 中超模式走進亞冠

      中國體育樹立防疫辦賽模板   北京日報訊 2020年這個特殊之年,全世界的體育賽事一度都按下了“暫停鍵”。還能不能辦賽?該如何辦賽?一系列前所未有的問題擺在了體育人的面前。對于這些問題,中國體育界給出了答案:不但能辦賽,還能辦好賽。先有CBA率先啟動開賽,后有中超聯賽接力而來,中國兩個影響力最大的職業體育聯賽成為了防疫辦賽的模板和典范。   ■紙面...

      新聞分析:廣州恒大怎么了?

      新華社廣州12月2日電 在12月1日進行的亞冠足球聯賽中,廣州恒大1:1戰平水原三星,失去了小組出線的主動權。作為兩屆冠軍得主,恒大此次亞冠之旅疲態盡顯。本賽季恒大錯失中超冠軍、亞冠表現低迷,很多人都有這樣的疑問:恒大到底怎么了?   事實上,中超聯賽中的恒大整體仍然強勢,只是最后決賽發揮不佳敗給了江蘇蘇寧。但亞冠賽場上恒大的表現可謂盡顯頹勢,他們...

      中超限薪新規 本土球員頂薪500萬

      俱樂部支出總額超標將扣除聯賽積分 球員沒有按規定申報收入將停賽24個月 中超限薪新規 本土球員頂薪500萬   11月25日上午,中國足協在蘇州舉行中超聯賽工作會議。會上,中國足協向各中超俱樂部代表公布中超俱樂部中、外球員“加碼限薪”的具體細則。其中,本土球員頂薪為稅前500萬元人民幣、外籍球員頂薪為稅前300萬歐元。   為確保限薪工作切實有效,中國足...

      足球的溫度——“中超人”的助力脫貧攻堅實踐

      新華社北京11月24日電 題:足球的溫度——“中超人”的助力脫貧攻堅實踐   金秋十月,河北華夏幸福俱樂部攜手知合公益基金會,走進四川涼山州美姑縣、布拖縣,連續兩年為這里的孩子帶來足球的快樂。   這只是“中超人”助力脫貧攻堅的縮影。中國足協、中超公司和16家俱樂部或為貧困地區捐建球場,或送去興趣課,或助力構建校園足球體系,或組建希望工程學校足球隊...

      中國足球,應該讓人看到進步

      中國足球,應該讓人看到進步   11月18日,2020賽季中超中甲聯賽附加賽在蘇州展開首回合較量,武漢卓爾隊以2∶2戰平浙江綠城隊,中超、中甲聯賽保級和降級名額將在次回合比賽結束后揭曉歸屬。本賽季中國職業足球聯賽接近尾聲,中國足協杯的比賽將隨后展開。   在中國足協主席陳戌源看來,這個不尋常賽季“任務很重”,“盡管受疫情影響,但是我們各級聯賽仍得以順...

      王中王精选心水资料网